投资硬科技 清控银杏的二十年接力赛

时间:2020-12-27 来源:www.szpetscare.cn

市场对清控银杏有三个固有印象,其一是人民币VC,其二是清华系,其三是投资硬科技。

这三个标签刚好诠释了清控银杏的风格、基因和投资偏好。虽然品牌成立刚满五年,但事实上,团队起源于1999年。追溯第一只基金,通过1.5亿的基金规模,收获了20亿回报,从而迅速在市场上赢得关注。经过20年余的发展,这支身经百战的团队已历经数次成长、蜕变。

2015年,清控银杏品牌成立,团队发展进入了新的阶段,但投资风格、调性仍然保持了对高端制造和信息技术等领域的高度关注。同时,投资偏好仍是投早、投小,且一以贯之的投资传统高科技。

从成绩看,清控银杏已经累计投资了184个项目,虽然从早期开始投资,但已有近40个案例实现退出,其中不乏数码视讯、中文在线、瑞尔、汉邦高科、兆易创新、海兰信、爱博诺德、翔丰华等经典项目。

内部的复盘会议上,清控银杏创始合伙人、董事长罗茁一再强调,“我们还不够好。”他的“好”,是能更加顺滑、从容的面对市场环境的波动和周期。

从2018年开始,一级市场进入募资寒冬,至今为止,市场上能顺利募资的机构不足2成,手上的资金减少,让各家开始升级打法,最直观的就是放缓速度、提高投资门槛。在这样的背景下,清控银杏的手上仍然持有20亿子弹,这样的“过冬”储备让其能够在市场处在低谷时,仍有资本在深海打捞出更多优质的项目。

按照基金10年周期,接下去的一两年内,清控银杏目前所管理的主力基金将进入投资尾声,并走入收获期。罗茁已经制定好飞往深圳的日程,9月中旬,一家被投企业即将登陆资本市场,多年陪伴,清控银杏也将收获不菲。

对清控银杏而言,这场投资的马拉松半程已过,而播出的种子,也已经开始结果。

从马拉松到秒表计时赛

“以前在黑暗的隧道中跑,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看到曙光。”回忆早期阶段,罗茁感慨万分。

20年前,成思危的一号提案为投资行业埋下希望的火种。创业板呼之欲出,让创业投资机构看到了希望。以提高小微企业存活率、增加就业为目标,清华孵化器在清华科技园诞生。当时,清华科技园刚刚开始建设,没有多余的资金投资,罗茁的领导告诉他“有钱可以做投资”。

“拿着化缘的钱去投资。”罗茁回忆,当时,从孵化器出发,团队通过银行、个人投资等途径募到资金后,投资了大批清华系项目。这些种子随着时间推移逐渐长成幼苗,投资能力得到验证后,团队迎来第一次升级。2006年,启迪创投应运而生,LP为启迪股份和中海投资,有了LP出资,也宣告着团队正式由业余队走向职业队。

彼时,创业板一再搁置,直到十年后的2009年才隆重推出。而在此之前,罗茁和市场上的创业投资机构都在苦熬。不过,越是市场谷底,反而越容易诞生优质的企业,在人民币基金煎熬之时,互联网行业的风潮来袭,让美元基金收获了大批独角兽项目。

启迪创投的第一只基金规模仅为1.5亿人民币,因为投资项目阶段早,且人民币基金仍未看到明确的退出渠道,在投资上,也是摸着石头过河。不过,投资了一批技术型创业项目,为这只基金收获了20亿的回报。此后投资市场开始泡沫化,而团队再次通过后续10亿规模的第二批基金收获40亿的回报。通过验证,团队也发现了自身擅长的领域和方向。

走到2015年,启迪创投再次升级迭代,通过这次蜕变,管理团队收获了更大的自主权。直到目前,清控银杏累计管理了百亿资金。并在2016年成为国家中小企业发展基金公开招标选中的子基金管理人,规模进一步得到扩充。

从历史沿革看,清控银杏几经变化,品牌不断升级迭代。但无论是投资风格还是投资领域,仍然保持高度集中和专一。目前,清控银杏主要围绕先进制造、信息技术、医疗大健康、节能环保、消费和服务等几大方向进行投资。

有坚守,也曾试图创新。在过去的发展中,清控银杏曾在行业方面进行新尝试,比如,在游戏领域试水,罗茁将这一尝试的结果形容为“铩羽而归”。

“投了个别几个项目发现,这个赛道确实不在我们的能力范围内,也不是我们擅长的事。”罗茁笑着说,“看我们这个办公室,就没有一个玩游戏的。”

小试牛刀后,清控银杏将注意力集中,仍然聚焦于自己擅长的领域,并不断投入重注,从而也躲过了市场上的不少陷阱。

过去20年,市场环境风云变化,一级市场的投资风口更是日异月殊,今天的风口是O2O、明天是穿戴设备。资本快速涌入,又像退潮一样离场。

清控银杏有个传统,就是雷打不动的周一午餐交流会。罗茁回忆2015年O2O最兴盛时,每周一都有不同的团队送来免费的体验午餐,且持续了大半年。“若干的风口,我们从没有投过。对于自己看不明白的、看不懂的,还是比较谨慎的。”

“以前投资行业是马拉松,要跑很久很久才能看到终点。现在,一万米跑25圈,还要用秒表计时。”更高强度、更高的挑战,参赛者需要有自己的节奏。清控银杏开始调整自己的投资步伐,并按照基金的周期进行管理和调配,但方向始终是投资传统高科技。

清控银杏合伙人程鹏将清控银杏的投资方向形容为“古典”。从目前投资的项目数量看,先进制造和信息技术占据全部投资份额的7成。

而在这两个领域内,清控银杏更倾向于投资产品等硬科技属性的项目,也就是罗茁归纳的“传统高科技”。

比如在信息技术领域,银杏清控投资了数码视讯。2000年,中国数字电视市场刚启动时,国内许多厂商都选择从国外引进技术和产品生产线。从事相关技术自主研发的只有2家。其中之一就是从清华科技园出发的数码视讯。

创业之初,数码视讯团队只有10人,为了拿下第一笔订单,公司只好“借用”清华创业园主任办公室接待考察客户。时至今日,数码视讯已经成为全球视频服务提供商,并于2010年在深交所挂牌上市。

除了数码视频,清华银杏还在近场通信、医疗影像、网络安全、轨道交通信息化等多个高科技领域进行下注。方向始终未曾偏离“围绕技术创业企业进行投资”的大方针。

以半导体为例,早在2003年,清控银杏团队就开始关注这一体领域的投资机会。彼时,国内半导体行业仍是一片空白,3年前建设起来的中芯国际深陷与台积电的诉讼中无法抽身,行业仍在黑暗中亦步亦趋。“当时的逻辑很简单,就认为国内没有,但应该有。”

程鹏将清控银杏投资的维度总结为三个方面,即知事、识时、观人。他表示,事情的方向大概率能筛选掉9成项目,下一步是看投资时机是否得当。对于清控银杏,早期投资就是趁天还黑就出门赶海,等到天大亮时,海岸线的鱼群早就消失无影。

在观人这个维度上,清控银杏也有先天优势。事实上,VC都是“熟人生意”,在最初阶段,清控银杏团队就投资了不少清华校友创办的企业,同门师兄弟的创业项目,磨合成本更低、成功率也更高。“方向对了,再消除细节上的不确定性。”

程鹏看来,对于“传统高科技”而言,这类企业的“上下限”是比较清晰的。他所指的上下限,是业务发展的至多和至少。虽然,传统高科技类的企业不如消费类领域容易跑出大市值明星公司,不过,稳定性也更强。一些消费类项目的上下限相差甚远,越是走到后期,融资能力成为项目成功的决定性因素。“如果项目是用钱竞争,或者重度依赖运营,那就不是我们会投资的类型。”

此前,清控银杏投资了路德环境。这家企业的主要业务是提供河湖底泥、城建淤泥、市政污泥、食品糟渣、工业渣泥等高含水固体废弃物处理。

这类环保企业有一个行业共同的问题,就是重运营,且做的都是大客户生意。一般而言,重度运营的项目并非清控银杏所爱,但该项目的独特之处就是能提供同质性企业不能带给客户的价值。 “同质化低,议价空间也就更大。”

截至目前,在河湖淤泥和工程泥浆领域,路德环境累计运营了数十个固化处理中心,在浙江、湖北、江苏、安徽、广东、河北等地共处理河湖淤泥、工程泥浆超过数千万立方米。

伴随着管理规模的提升,清控银杏的业务逻辑也在随之变化。一个显著的问题是,清控银杏投资的阶段较早,项目投资额不大。但是管理规模增大后,投资项目数量亦增多,需要承担的投后管理任务也更重。在管项目增多势必会分散团队的精力,为了解决这样的问题,清控银杏开始实行多轮投资的方法论,对看准的项目不断加磅,不仅放大收益,也有效地提高基金运营的效率。

在清控银杏的投资中有一个显著的特点,就是持续下注。

对于发展良好的已投项目会持续下注,这种加磅的策略在市场上屡见不鲜。但清控银杏的独特之处是,将这样的持续加注视作默认项。程鹏表示:“没有特殊原因,默认选择加投。”这样的默认勾选极为罕见。

事实上,大多数机构的追加动作,主要取决于项目发展的结果。有了良好的后续发展,再决定下一轮是否追加。市场上,也有机构大佬曾表示,“项目不是特别好,就不要投3、4轮了。”这种逻辑的背后是,在单个项目上追加过多资金,一旦发展遇阻,损失也是成倍的。

清控银杏采取的是倒推逻辑,除非对项目有根本性看法的改变,否则会持续投资。“对投资经理而言,除非你承认你当时的决策出现了重大失误。”

这种逻辑之下,倒逼整个投资团队在投资项目时更加谨慎。对于某些看不准、拿不稳、不了解的项目,尽量不出手,但对于确信的项目则重注。诺思兰德是一个典型案例。

对诺思兰德的投资,始于启迪创投时期。从2010年第一笔融资至今,诺思兰德总共进行了7轮融资。清控银杏参与投资了6次,几乎全程陪伴企业成长的每一个过程。

市场将诺思兰德称为“三少”公司,是因为公司人员少、收入少、注册资金少。18名员工,194.6万元的年净利润,950万元的注册资金,这是2009年于新三板挂牌时诺思兰德的家底。

在登陆新三板后,诺思兰德成了明星公司。2010年,诺思兰德向外发出消息准备融资,不到一个月时间,涌来了15家机构,意向资金8000万元。最后,诺思兰德从中选择了7家,融资额达4000万元。今年8月底,诺思兰德宣布冲刺精选层。更大的舞台,也将有更强的表现。作为下注轮次最多的投资方,10年陪伴,也为清控银杏收获高额的回报。

在内部,清控银杏的指导意见是,有机会就追。好的项目不担心投的多,越多越好。“VC是一个利多的行业,一方面,我们要对得起LP,另外也要坚持自己的判断。”近一两年内,在市场环境下,清控银杏也放缓了投资节奏,虽然账上还有20亿子弹,但内部会议上,也不断强调“减少决策空间”。排除外部干扰,让业务和基金逻辑合一。不为了达成投资任务而投资,一定要看准再出手。

“我们不需要一人一年投10个项目,一定要找到自己确信的项目。”程鹏说。